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3rd Jan 2014 | 成立公司 | (22 Reads)


忘不了雲窗靜掩,握卷閑坐,在雨打芭蕉的柔情中,岱山雲水,近水樓天。且聽風吟,一墨丹青。幾許滄桑斑駁了容顏。執手相望,誰給了誰一生的依戀?落落離歡,一生糾結的情愫,誰能梳剪?生命裏不全是紅花綠葉,也有冬雪紛飛,心底始終彌漫著那氤氳的綠色。你在哪里?那一刻,在思念中,在夢裏,在呢南聲裏,在你不舍遺棄的淡然裏。千年的輪回緣,舊夢如織。我暢快,我愜意,我聽見了自己久違的心音。我還有些窒息 .

然而,轉首的瞬間,你遺忘了我的柔情,我卻為你種下了今生刻骨的傷跡。

在你表情冷漠的荒涼裏;清晰的故事隱匿,在這個冬夜,飄起淒涼,如同初冬的冰菱,經不起一首歌,一個表情,一個聲音的輕輕敲打。

當初,我只是一瞥,愛卻照亮我一世;那初冬的雪,我只抬眼一望,竟永遠地打濕了我的雙眼。而你,我只是在人群裏多看了一眼.....若說無緣,緣卻相聚,亦留下便是今生揮不去心殤,聽冷曲一弦一遙指,記那件青衫,寒風起於青萍之末,而我對著陌上窗前喧囂的紅塵常常留戀。天邊的那彎月,你懂,

情不移前塵消瘦,曲終人未散,流淌在心的日子。月色依舊溫柔皎潔,一夕相遇,一旦忘記,一日田邊行走,一日河畔駐足,夕陽微風,滿腹柔情,不用心誰也不會懂。身懷救世良方的你 そんな中 山裏人貧窮 這種簡單而明淨的生活 一日が終わり 一個人為人勇敢的象徵! 僕は自分の器を見た 和我相扶到老的人 茶的天然神韻與芳香 於此開始,嶄新自我

| 17th Jan 2014 | 成立公司 | (23 Reads)


人們都說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係有時候就像史上第一人跨越太平洋時那樣艱難,即使過去了,也會遍體鱗傷。

小時候,我們還小,對什麼都是充滿好奇,與父母的關係就像他剛踏入太平洋時一樣,順流而下,一帆風順,充滿好奇,信心滿滿。

漸漸地,我們步入中學,開始叛逆、開始任性、開始逃避。與父母的關係也開始了疏遠。就像邁入了太平洋的2/5的階段的海面。這時的我們渾身就像長滿了刺的小刺蝟一樣,時不時的想紮人,特別是那些與我們意見不統一的人。我們都在想著別人可以以自己誒中心,處處考慮到自己的感受。殊不知,別人也有這樣的想法。畢竟,“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到後來,我們上了高中,就愈加的想脫離父母,在碰到一些事情時,總覺得有時候父母的一些言行舉止讓自己很沒有面子,認為自己是個大人了,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並且可以獨立思考了。但是父母卻不考慮我們的感受,很愛擅自做主的幫我們安排一些其實沒好處,但是他們卻認為好的東西,來強加給我們。

其實,父母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他們忽略了6、70年代距離今天這個時代有多少差異。就像春晚他們喜歡民族通俗歌曲,而我們卻熱愛流行金曲!

我很想說,爸爸媽媽們啊,請你們稍微鬆開你們手裏的線,不要讓我們拼命掙扎,弄到最後,線也斷了,風箏也飛了!

我很想說,爸爸媽媽們,有時候我們會常常提起我們的朋友,但並不代表著我們心裏沒有你們的位置,我們心裏永遠把你們放在第一位的。可是顯然你們並不這樣想,你們認為我們的朋友是狐朋狗友、不務正業。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這是你們子女真心想要交識的朋友,你們這樣說,做子女的情何以堪?The perception of life Place Raising the living things A blooming ambition Love the rich, old to Your life out love and family Have you the bright warm When the world The door

| 13th Jan 2014 | 成立公司 | (23 Reads)

 

一縷清風,一支靈動的音樂

 

一片雪花,一首清涼的詩行

 

——題記

 

日子,就像一株自由行走的花,悄然的到來,悄然的離去。推開十一月的門楣,人們剛把沉甸甸的暮秋折疊起來,那縷寒涼的風,便讓我們牽起了冬的衣角,觸摸著冬的寒意。於是,枯枝,落葉,殘紅,敗草,演繹著冬天滄涼的畫卷。於是,雪也就那般的不顧迢迢路遙,如約而至——

 

清晨,起床,便似乎聽到窗外有沙沙的聲音。哦,那是誰?在歲月深處,在紅塵之外,由遠而近,飄然而至。推窗望去,風過處,是那雪舞的聲音。整個天地,已然一片潔白。

 

風,在吹過。仿佛,這就是它居住的地方。每年這個季節,它都要回到它的原鄉。

 

駐足,撿拾一枚歲月的頁簽,夾在時光的記事本中,收藏一段潔白的記憶。雪,在曼舞。仿佛,這是她留戀的紅塵。年年歲歲,她都要展現她的驚鴻舞姿。用她那妙曼的雪影,舞動出嬌俏的魅力;用她那婀娜的風采,臨摹著雪意丹青。

 

匆匆的行走在路上,頓時把自己融入了一片純白,一片潔淨——

 

走在路上,走入肅殺的寒涼,清涼的雪花打在臉上,懵懂的頭腦似乎清醒了許多。

 

走在路上,走入美麗的潔白世界,感受著瓊樓玉宇的空靈,忘記了紅塵中繁雜的憂傷。

 

走在路上,走入流逝的光年,悵然若失的觸摸著似箭的光陰,讓那厚厚的積雪,覆蓋住往昔的腳印。

 

走在路上,走入風居住的街道,聽著那縷蕭瑟的風低吟的旋律,就像在傾聽一場禪意的對白,頓時沉醉在迷蒙繾綣的年華。

 

我喜歡——雪的輕盈,雪的純潔,雪的簡單,雪的淡雅。

 

尤其是她的那抹——“淡”,淡的那麼嬌嬈,淡的那麼素雅,淡的那麼精彩,淡的那麼空靈。那“淡”,於飄逸灑脫之間,似是上升到了又一境界。

 

淡淡的素潔,不染一絲塵埃,淡然若蓮,幽然若蘭,這淡泊的情懷,猶如人生的又一種境界;

 

淡淡的飄逸,灑脫的如檻外來客般,悄然而來,飄然而去,讓素潔的倩影舞動著另類的驚鴻;

 

淡淡的妖嬈,用那份飄逸灑脫,那份坦然豁達的情懷綻放著精彩的瞬間。

 

這落雪,是天外曼舞的一朵雲,更是曠野盛開的一份柔情。或許,她也是人們心裡遺落的一瓣心香。雖然,我已經習慣了北方的落雪,但是,輕輕的觸碰那種清涼,心裡還是有種感動。偶爾,輕輕的掀開歲月的書箋,在雲卷雲舒般恬淡的日子裡,在這羽蝶紛飛的季節裡,靜靜的走過滄桑。於是,終於釋懷,淺笑而安,讓自己的心情擁有一份優雅和寧靜。亭臺樓閣,瓊樓玉宇,走在這仙境般的世界,怎能不讓自己的心裡陽光燦爛,以一種快樂的心態感染旁人,也是感染自己。

 

雪,仍在曼舞;風,仍在低吟——

 

如果,冬是一紙素箋,那麼,這流動的風,著飄灑的雪,便是這素箋上的詩行;如果,冬是一幅寫意畫,那麼,這靈動的風,這輕揚的雪,便是這畫卷上最美的風景——

 

你看,那漫天的雪花,輕如薄紗,美如羽蝶,舞在蒼涼的大地,飄在紅塵之外,流動在時光的盡頭。

 

她是冬的精靈,所到之處,無不是純白一片,讓這個渾濁的世界,變得纖塵不染,澄澈明空。

 

她用那獨特的魅力,美麗了這個蒼涼的世界。那麼,就讓我們熏香的筆墨,勾勒出她那翩然的舞姿,賦予她妙曼的神韻。讓我們用極淡雅的精緻,細數那六出奇花的精巧,與這琉璃的世界,疊加著一個仙境般的童話的歲月。

 

我喜歡雪,不僅是因為雪陪著我走過許多時光,因為她詮釋了一個“千樹萬樹梨花開”的美麗境界;一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山舞銀蛇,原馳蠟象”的世界;她也為我們締造了一個踏雪尋梅的情閑雅趣……

 

在秋盡冬初的時節,這紛飛的雪花,既為我們帶來了潔淨而透明的天空,也為我們妝點了北國的靚麗風光。於是,在這琉璃的世界,在這玉宇澄澈的仙境,我們在這風居住的地方,伴隨著那一朵朵飄舞的雪花,依然去尋找春天的精彩,春天的馨香……

 

一季芳華 冬天的時候去看海 影幽谷 江南 年輕的時候愛做夢 走進靈魂深處 流水淌過花自憐 玲瓏 如果有來生,我仍是你盛茶的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