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7th Nov 2009 | 炊煙嫋嫋 | (52 Reads)
近一段,在冬日迷茫的風雪中,心緒總是不寧。於是頻頻徜徉在歷史的長廊中。人生哪裡是歸途?此等年齡似乎不必“江湖多風波,唯恐舟楫墜”的叮嚀,勿需“我 謀尚不適,勿謂知音稀”的開導。人生如寄,奄忽若飆塵,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找到能欣賞你的人,和你有共同理想和追求的人。昔日子期和伯牙,高山流水喜遇知 音,莊周和惠子,樑上論魚絕唱千古。可這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境界。只好翻動指尖的書頁,讓心靈跟隨著歷史史詩蕩漾、震撼。
徜徉文字的殿堂,回眸歷史的詩篇,心有靈犀,動人心魄。收穫了感慨萬端,風光無限。
歷史繽紛,抒寫著國家和民族的榮辱興衰。在那恢宏的畫卷裡並存著:甘甜與苦澀,明亮與昏暗,歡歌與淚水,輝煌與璀璨。在詩化的壯美與淒涼中,縮小了是個人和事蹟,放大了就是靈魂和生命。
姜太公渭水垂釣,茫茫歲月,忍受孤獨,以一份耐心和自信,終於等到了周文王的青睞。
荊軻“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踏上了一條不歸路。一種悲壯的東西讓你心生讚歎。歷史是一串鐵環,環環相扣,讓我們沿著它的足跡,一步一個腳印,踏上一個精神的高點。
“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這種劍刃下的雄姿,寧願站著死的勇氣演繹了頂天立地的經典與傳奇。楚霸王在我的心中定格成永恆的男 兒英雄,成了誠信與寬厚男兒的典範。也難怪有李清照的:“生當做人傑,死亦為鬼雄”的感動和暢想。相信很多女人面對如此男兒都會像虞姬一樣橫刀雪頸,將一 朵生命之情綻放成永恆。
男人有淚不輕彈,劉備卻以淚水開闢出了轟轟烈烈的家園。他的哭聲感天動地,換來無數英雄豪傑為其肝腦塗地,捨身為國,在所不辭。他的情商成就了他的霸業與輝煌。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陶潛的大隱於鄉間,淡泊中收穫一份寧靜和恬然。
隋煬帝踏著龍舟走向江南的七月,黎民抱著妻小沿河悲慟。毀滅了一個朝代,卻也有運河水的萬古流長。
唐太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開創了貞觀之治的盛世,讓歷史的車轍碾過額頭,給我們留下思索的痕跡,以清澈的明眸審視自己,環視世間一定會有新的認知,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痛快李白的豪情,抱月而眠,與月長終,悠哉,快哉!
文字的芳香蒸騰成一種炫麗斑斕的祥雲,飄蕩在我心靈的上空。細雨潺潺,溫婉沁脾,或浩氣磅礴,激盪人心,或華美高雅,多彩炫麗。
“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面對東岳,有詩聖之稱的杜甫是如此的豪邁。
在情感的迷茫和牽絆中,心裡有李商隱替我而發的感慨;“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東波一曲高歌,千古傳唱;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達觀中彰顯出流芳千古的豁達。
范仲淹“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報國情懷。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梧桐冷雨因易安的多愁無奈更加的淒美。
獨坐窗前,窗外漫天的雪花中,勾起思念無數,混沌酒醒之時,依稀閃現朋友分別的情景:“勞歌一曲解行舟,紅葉青山水急流。日暮酒醒人已遠,滿天風雨下西樓。”
遠方浩渺的海邊,赫然屹立著“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林則徐,鴉片的戰火硝煙至今還在國門消散……
譚嗣同“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的氣度和風骨。 “砍頭只當風吹帽!”那震人心魄的吶喊讓你不禁仰天注目,英魂永垂不朽!
“籠天地於形內,挫萬物於筆端”的魯迅。文字的力量如穿空的激流,洗盡世間的污濁,一支瘦筆推動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人生匆匆而來,匆匆而去。雪地上依稀留下我淺淺的腳印,可風雪重又來過,有誰會記得曾經的我,面對你們,我是何等的卑微與渺小!有何理由去無為的煩惱?於是催生了自我審視和檢討。
在歷史的風煙中穿梭,你們所有的豪邁隱忍,慷慨歡歌,憂國為民,兒女情長,都會在我心中,皓然長存,洗滌心靈,陶冶性情。
詩人在親情的厚重裡抒寫著:“細雨濕衣看不見,閒花落地聽無聲”的深沉,“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哀痛。
跟著你們在清新美麗的自然中體味:“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人生哲理。
沒有你們就沒有撼人心魄,八萬里神州大地,留下了無數古人的腳步,五千年的華夏光陰,迴旋著無數悲歡的歌吟。你們似縷縷陽光,潤物無聲,綿長悠遠,蕩氣迴腸。
 永遠的愛你們,又豈止是愛?你們波浪滔天,撼動山河,攝人魂魄!你們讓我在風霜雪雨中找回了精神家園,讓我洗去鉛華雕飾,留下純淨芳香,你們給了我靈魂之根,支撐著我生命的大廈更加的巍峨和挺拔。

| 9th Nov 2009 | 炊煙嫋嫋 | (55 Reads)

我現在真的體會到什麼叫做“禍不單行”。或許,這兩年的我真的是時運不濟吧!先前的問題還沒有解決,現在,我又不得不躺在床上,思考那些平時努力迴避的問題。
 
開學的這段時間,我總是埋頭工作,想要把自己的精力都消耗在事業上。真的想要做出一點成績,也讓別人知道,起碼我不是一個完全沒有作為的人。但 是,這樣渺小的希望也在兩車相撞的瞬間消散。我不得不再次撥通校長的電話,向她請病假。其實,真的不喜歡坐在家裡無所事事的感覺,特別是像現在這樣連走路 也走不穩的鬼樣子。或許,我天生就是一幅忙碌命吧。即便是這樣也沒有辦法,因為,實在不能下地了,不能出門。整日除了打針,只有呆在床上,拿著遙控器琢磨 哪個台的節目要精彩一些。

以為時間過得很慢,但是算算時日,從去年離婚開始,已經有一年多的光景了,從新疆回來迄今也過了大半年。這之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讓我不得不重新 審視自己的人生,重新估量自己的人生價值。是的,如今,我已經不再是一個懵懂的青春少女,光陰過半,我已然變成了一個歷經滄桑的婦人。歲月的印記刻在了我 的額頭,那些經歷的場景歷歷在目,如同放電影一般在腦海裡閃現——這些痛苦和折磨的鏡頭呀,使原本令人艷羨的我變成了被人鄙視的對象。可是,這一切都是誰 造成的呢?以前,我總是在別人的身上找一些為自己開脫的藉口,抑或把所有的責任都歸咎於命運對自己的不公。其實,這世上的事情真的有完全強迫或者聽天由命 這一回事嗎?沒有,是的。自己還是事件的主人公,扭轉乾坤的,恐怕出了命里相助的貴人和適時出現的機遇,需要努力的還是自己吧?可悲的是,我到如今才明白 這樣的道理,之前的那些歲月不知道我是如何走過來的。不知道,現在的悔悟,還來不來得及!

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已經開始懂事了,那時的家貧窮的令人辛酸。作為家裡的長女,從幼兒園開始我已經學會承擔自己的責任。但是,隨著家境越來越好, 年齡慢慢的增長,我的心智彷若退化了一般。做一些無聊的事情,說一些幼稚的話,期待一些虛無縹緲的夢能實現……走了那麼多的彎路以後,才發現,原來所有的 憧憬的那些的美好,只是一些無稽之談。真的是可悲之極!都說人這一生最可悲的事情是做無數的錯事不知道改過,而我卻覺得,我這一生最可悲的事情卻是明明知 道是錯誤的事情卻還要義無返顧的去做。真的經歷了很多的南牆之痛,但是,卻還沉迷在僥倖的心理中漸行漸遠。
 
媽媽從我年幼的時期就開始教導我——做人要腳踏實地,這樣才能生活的踏踏實實。但是,這許多的年過去了,我卻沒有真正的理解過這句話的含義。
 
現實中的我,見識了太多的投機倒把,聽聞了太多的一夜暴富。以為,那些遙遠的榮華也能夠觸手可及。但是,很不幸,我沒有得到夢寐以求的虛榮。在那 些豪賭的日日夜夜,諂媚的笑容和吹捧使我迷失了自己,我把自己和父母多年辛苦經營的幸福轉眼打入了無底的深淵。當我從那些虛糜的夢境中醒來,迎接我的是現 實的猙獰,社會的殘酷。這些是別人的責任嗎?很久的一段時間,我都不願意相信,那些平時圍繞在身邊的朋友們怎麼頃刻之間猶如遁地一般沒了踪影,真是樹倒猢 猻散,哈哈。
 
或許,我真的看不清人性中的那些虛偽吧。所以才會傷得這樣深,但是,都是自己造成的不是嗎?社會本來就是這樣的現實,期望的那麼高,失望才會這樣大!很多事情真的要從頭學起了,希望還不是太晚。


| 6th Nov 2009 | 炊煙嫋嫋 | (143 Reads)
我说人生有“火焰”,有“秋水”,是绚烂和平淡的一个比喻。因为在人的一生中,总是有动,有静;有张,有驰;有执着,有疏放;有绚烂,有平淡的。
  
都说“水火不相容”。然而,在人生中的“火”与“水”,却能够也往往需要在人们生活中共容和互补。对宽泛的人生如此,对个体生命的人生也如此。试想:一个人在一生中如果总是“火焰”的话,他们不仅会炙热得令人可怕,而且恐怕自己也承受不了。相反,一个人从生到死也不可能都是“秋水”,“为赋新诗强说愁” 固然可笑,而本该天真活泼的孩子,却满脸的“冲淡”、“静虚”相,不就成了“怪物”了。
  少年、青年,是人生的春夏季节。在这样的人生季节里,会有较多的“火焰”在他们心中跃动、炽燃。他们赶“时髦”,搞“派对”,追“星族”,有种种欲望、幻想,做着美丽飘渺的梦,去向往、追求自己的一切。而我们有些成年人,以自己的眼光去窥他们,觉得他们幼稚、浅浮,骇异于他们追“星”的荒唐,硒笑着他们多“梦”的怪诞,甚至为之叹息。某君说:我常与儿子发生争执,儿子爱听摇滚乐、流行歌曲,而他只欣赏京剧、梅花三弄;他认为前者是“俗”而“浅”,后者是“雅”而“深”。父子频频相抵,互不相让。其实,这又何必。你想,即使是“稚”和“浅”,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退而自省,你在这个年龄,可能不至是“稚”和“浅”,可能还有“愚”和“狂”,把自己生命中的“火焰”是否也烧错过地方?
 
 如果这样想来,假如自己也正当人生的春夏季节,是不是再会去玩“深沉”,充“老成”?倒可能会和他们一样,因为青春的 “火焰”是为了照亮自己,映射别人,并享受属于这个人生季节该享受的一切。比如“十六岁的花季”,就该是有花,有绚丽缤纷的花,而不该是枯叶飘零。当然,在人生的春夏季节里,也不可能一味地热,终日生活在喧闹中也需要冷,需要静,需要独处,需要省思,有时不免有落寞之感。因此,就会有“秋水”缓缓袭来,那往往是怡人或醒人的一丝清凉。但对正当青春年华的人来说,也不过是偶尔品品而已。因为,毕竟他们的人生况味不是很多,“秋水”还没有在他们胸中涌涨呢。
  
诚然,人到了中年,就步入人生的秋季,“火焰”少了些,“秋水”渐渐多了。但未必都是“冷落荒斋”一般的无奈和凄凉。由此,我想到了“绚烂归于平淡”的名言。有人说:“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应该是可爱而又值得珍惜的。由绚烂归于平淡,是一种成熟。‘绚烂’是人生的追求,‘平淡’是人生的洞悉。然而,正是前者的‘绚烂’,才映衬出后者‘平淡’的深邃。”但我想这也并非绝对,有道是“霜叶红于二月花”,而且也能绽放媲美于“春花桃李”的奇葩。“火焰”在人生的秋冬季节尚未熄灭,甚至也没有暗淡,它还可能映照出生命的亮丽。
  
是的,正当这个季节的人们,“秋水”是渐渐多了,但涌起的“秋水”未必就会浇灭“火焰”。正是情欲、情感和精神的绚烂,使一些已届人生秋冬季的人,又作出绚烂的创造。而他们这时的“绚烂”又不同于往昔,这是历经人生风雨沧桑后的“绚烂”,它自有丰厚、深沉的底蕴。
  
“绚烂归于平淡”,确实是一种境界,但我想也应该实事求是。有些人这么说,可能也出于一种无奈。“人到中年万木休”是否谓自暗叹,欲“绚烂”是否不得,看“平淡”是否自慰?再者,“平淡”也不是平庸。有的人自喻“归于平淡”,可能他们从来就没有”绚烂”过;“秋水”也不是死水,如果清风吹不起半点沦漪,那就意味“精神”的萎缩和衰亡。

  我们崇向“火焰”的性格,“秋水”的气质。但是,在不同人的身上,或显或隐,呈现出各异的状态。于是,世人或目为“绚烂”,或目为“平淡”。然而,人们的目光、评鉴往往有偏颇,看到了这一半,而忽视了另一半。就说庄子吧,人们往往只看他“静虚”的一面,而没有深视他内心“火焰”的另一面,似乎他纯属“秋水”类型的。但我们应该观其文而想其人,庄子对人间横逆的抗议,对丑恶世象的讥嘲,对虚伪仁义的鞭达,对人性之扭曲、沉沦的悲呼,激愤猛烈犹如喷涌的火山,这是不能用“静虚”来掩蔽的。还是闻一多先生说的好:“对于‘道’,没有人象庄子那样热忱的爱慕它。......他那婴儿哭着要捉月亮似的天真,那神秘的怅惘,圣睿的憧憬,无边际企慕,无涯岸的艳羡......”无不蕴蓄着炽热岩浆的火山!
  
人的一生,有“火焰”,有“秋水”。火焰热,秋水冷;火焰动,秋水静,两者对立而依存。无论处在哪个年龄段,只要不放弃自己珍惜和憧憬的人生价值,自然会在”火焰”中闪亮,在“秋水”中悠然绱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