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5th Jun 2008 | Room For Qian Qian | (226 Reads)

當雪花再次飄落在這個叫大龍坪的村莊時,時光彷彿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弄片童心酒颠 芳心如动难眠
  
二十多年的時光在我的身上和內心留下了什麼痕跡?同一片地域的兩種景象,就像詩歌裡的上一行和下一行,其間跳躍、缺損的片斷被詩人們稱作了留白。而我呢?我看到了二卡多年前的那群麻雀在飛臨屋後的竹林時,劃著優美的弧線然後齊齊棲落枝頭,它們的歡叫聲比雪花更加密集。一只花貓蹲伏在吊腳樓的屋檐下,仰面望著這群麻雀,企盼它們能跌落到雪地上來,哪怕一只也行。雪花在空氣中緊張地顫落。躲在牆角御寒的大黃狗突然微睜雙眼,望著眼前的一切,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它好像察覺到了花貓的圖謀……這些都是我記憶中無法抹去的場景,若干年後又開始悄然上演。我體驗到了某種不安和神祕,它來自我的內心。情和诗书圣贤 盈香天毒夜夜骂负心 

面對這場大雪,已近六歲的女兒顯得異常興奮。她伸出小手去追趕一朵雪花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極力去回想二十多年前的一件事情。落了一天的雪,還在村莊上空紛紛飄舞。母親牽著我到夾林子沖裡去找父親,父親在一名學生家裡喝酒。已經半夜了,萬籟俱寂。我把自己蜷成一只田螺的形狀,跟著母親走。我一直努力不去回想與夾林子沖有關的陰郁故事。村裡流傳著許多有關夾林子沖鬧鬼的版本。我麻著膽子被母親牽著朝前走,她的手像一把鉗子。我能感覺到她的緊張,好像我們每走一步都會有遇著什麼的可能。但那些躲在樹林裡的野鬼始終沒有勇氣出來攔路,他們可能害怕母親手裡握著的桃樹枝。因為村裡的陰陽先生說過,桃樹枝可以避邪。後來,父親滿嘴酒氣地與我們行走在雪花彌漫的路上時,我和母親輕鬆得如卸重物,連桃樹枝也扔了。有父親在,我們什麼都不怕了。我直起腰杆,暗自想像將來自己也能像父親一樣擁有一雙大手,穿很大的衣服,用大頭皮鞋在雪地上踩出很大的聲響來……在經歷那個刻骨銘心的雪夜時,我大概也就女兒這么大,五歲或者六歲吧。而我現下比父親高出了半個腦袋。天裹难 伊人常在山川

  
雪還在下,我和已病退在家的父親慢慢對飲,但想像中的語境在悄悄發生著變化。我們的見面一次比一次客氣,話說得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傷著了對方。父親年輕時脾氣暴烈,沒有一個子侄不懼怕他。但他現下的脾氣明顯收斂了許多。我看見女兒叫他爺爺,並給他夾菜。他的臉上始終洋溢著福祉的微笑。祖父健在的時候,我也這樣給他夾菜。他露出無齒的牙床笑意盈盈地看著我。二十多年過去了,就像一場大雪掩沒了一切。祖父現下躲在墳墓裡,怎么叫他,他也不應︰夾一箸菜,卻尋不著他的碗。女兒甚至不知道家中僅存的那張遺像上的清瘦老人是誰。她說,這個老爺爺的胡子真長啊。我舉著酒杯.坐在三十歲的門檻上,突然感覺到自己離將來的中年和老年與已經逝去的少年和童年是那樣的近。老年的父親把我一步步朝中年的方向引,而中年的我又會把女兒往少年的方向引。我看到一朵雪花被另一朵雪花緊緊地追趕著,真是一場大雪啊。  
我堅信,這是一場下了千萬年的大雪。

 相關標簽: 婚紗攝影 舞蹈 去斑 向日葵美容中心  

Michael Jordan of MMA The Winter Soldier playing Batroc the Leaper “大媽訛外籍男”事件的反思 BTC China Morning-after pill maker's weight warning raises questions Couchsurfing or Camping A Field Guide To The Perfect Nap A billionaire's solution to income disparity Jay-Z and Beyonce Couple Crown There's no excuse for not knowing your audience.